儿子1岁半,得了小肠疝

2019-4-2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也许是继承了飞行员爸爸的健康体魄,也许是一直坚持母乳喂养,还有可能是从满月一直坚持到一周岁的婴儿游泳,儿子长得很是健壮。没有让我们像其他家长那样弯着腰扶行,过完一周岁生日的第二天,儿子突然就蹒跚会走了。

然而惊喜之余,我发现儿子的两个“小蛋蛋”一大一小,除了睡觉平躺的时候能平稳地贴服在两腿间,只要睡醒一下床,右侧的“小蛋蛋”马上就掉下来,把皮肤都撑得发亮。

我也曾怀疑这是不是疝气啊,因为爱人和我说过,他小时候就得过疝气,后来上了小学才慢慢好起来。听到既然能自愈,又看到儿子能吃、能喝、能玩,我悬着的心稍稍平稳了一些。

可怕的那天终于来了。那是儿子一岁六个月的一个晚上,爱人出差了,儿子跑来跑去玩得很开心。突然,他一弯腰,捂着肚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以为是磕碰了,赶紧把他抱起来,摸摸他的头和腿,哪都没碰到啊,这是怎么了?儿子一直蜷在我身上嘤嘤地哭着,哭累了,就伏在我肩上睡着了。待把儿子放到床上,脱了衣服,我才发现他的腹股沟处鼓起一个鸡蛋大小的硬包,我试着碰了碰,硬硬的,上不去,也下不来。“嵌顿”?这个可怕的字眼儿一下涌上我的脑海。观察观察再看吧,我安慰自己。不一会儿,儿子醒来了,又烦躁地哭闹起来。我连忙把奶头递到他嘴里,他贪婪地吸吮了一会,就平静下来。可还没过两分钟,他就把刚吃下去的奶水全都哗哗地吐了出来。我连忙又抱起来哄他。就这样,哭累了睡,睡醒了哭,吃了吐,吐了吃,足足折腾了一个晚上。

天蒙蒙亮时,却大雨滂沱,不能再等了,我医院。在车上,夕日健壮得像小牛似的他此时却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听我说完情况,又看到儿子腹股沟那个小包块,肯定地说:“就是疝气。”他的手法很快很稳,给儿子的嵌顿疝复了位,并让我马上去预约手术。

复位后,儿子马上活蹦乱跳起来,还直喊饿。看着儿子活泼的身影,甜甜的笑容,我的心里却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点一点往下沉,“手术”这两个字让我颤栗不安。

爱人回来后,我给他讲了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他沉吟片刻,说:“做吧,做了就踏实了。”我心存侥幸,反驳道:“你也没手术,不是就好了吗?”他说:“我那时候的情况没有儿子这么严重,从来没有嵌顿过,而且疝气不但影响孩子的日常活动、生长发育,还会让孩子有自卑心理的。”他还嗫嚅着说:“其实到现在,有的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到不适的,说不定也得手术呢。”

爱人的话让我的一丝侥幸化为泡影,但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我舍不得让儿子遭这个罪。上网查资料、去图书馆翻医学书、咨询医生朋友,我始终想找到“可以不手术”的文字支持。但无一例外,所有的资料都显示:小儿斜疝自愈的可能性很小,半岁之后就几乎没有了自愈的可能,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法,进行疝囊高位结扎,是小儿外科最常见的手术之一。

但我仍在采取拖延战术,期盼着奇迹的发生,虽然嵌顿、绞窄、肠坏死、甚至威胁生命这些可怕的字眼一次次地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可我怎么也横不下心把我身上掉下来的这个鲜活的小生命送上手术台。

很快,夏天到了,正是孩子们在户外玩耍的好季节,可是我却不敢让儿子出门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生怕剧烈活动会引发疝嵌顿。虽然我是如此精心地呵护着孩子,然而儿子的疝嵌顿却越来越频繁,平均每两周就发生一次,后来连我自己都学会了给他做手法复位。

持久战打了半年之久,看着本来健壮的儿子,面色因不能出去玩耍活动而变得越来越暗淡,脾气也因我的一味的溺爱和妥协而变得越来越坏,我自己每天紧绷的神经亦濒临崩溃,我终于投降了。

手术那天,护士把他从我怀里抱走,他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找“妈妈”,手术室的门在我身后“砰”地关上那一刻,我的眼泪喷涌而出,心跳像骤然停止了一样无法呼吸。40分钟,对我而言比4个世纪还长。终于,儿子被推出来了!我扑上去,握住他的小手,不停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儿子还没有从麻醉中醒来,只是在睡梦里仿佛因为疼痛咧咧小嘴,挥挥小手。

儿子恢复得很快,几乎没有因为伤口的不适而哭闹过。才过了两天,就在床上躺不住了。刚下地的时候,还是弯着腰走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一天儿子都更好一点,腰板都更直一些。一周后,儿子已完全好转,比手术前还活泼。

如今,距离儿子手术已经有半年了,刀口只是一条一厘米左右的细线,颜色越来越浅,位置也非常隐蔽。看到儿子摆着宽宽的肩膀,扭着圆滚滚的小屁股和小伙伴们开心的赛跑,我知道,这只是儿子成长道路上和我做母亲的道路上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添加了“勇敢面对”这个优美的旋律,小插曲也显得如此美妙。

相关链接

小儿腹股沟斜疝俗称“小肠气”、“疝气”,是小儿腹部外科中最常见的疾病之一,临床表现为腹股沟肿块突出,平卧消失,咳嗽、哭吵等腹压增加时复现。疝内容物多为肠管,女孩有时是卵巢或输卵管。斜疝可发病在任何年龄段,但2岁以内为多见,2岁以后疝的发生率就有所降低。

本病一经确诊即应手术治疗,手术时间不受年龄限制,以防疝嵌顿。由于婴儿疝有自愈的可能,如果不是频繁发作,可观察至6个月后手术,6个月以上婴儿疝自愈机会明显减少。目前一般不主张使用疝带疗法,因使用不当可发生意外和危险。疝一医院处理,若时间在12小时内,可采用镇静、解痉及手法按摩使其回复,数日后再安排手术;若嵌顿时间久,局部已有红肿及压痛,甚至伴有发热、腹膜炎等表现者,则须急症手术,以免引起男孩精索及睾丸损坏,导致睾丸萎缩,及肠梗阻、肠坏死。一般来说,疝的手术是安全可靠的。

壮士留步,戳进往期内容链接

●珠海“健康细胞工程”:健康特区进行时

●谁染绿了我的帽子

●见证从精子变人的奇迹

●用了它,可以让男人获得不一样的高潮快感

●解不开妻子身上的性谜团

●这位医生,专治躲在肚子后面的肿瘤

●背叛的真相

李赛

赞赏

长按







































白癜风患者做哪些检查
白癜风诊疗规范

转载请注明:
http://www.rqzpg.com/jbjj/18183.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站首页 版权信息 发布优势 合作伙伴 隐私保护 服务条款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医院地址: 健康热线:
    温馨提示:本站信息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依据
    版权所有 2014-2024
    今天是: